原标题:一边说坚持“一中政策”,一边大搞,美国人在玩什么文字游戏?

自特朗普3月16日签署旨在鼓励美台高层官员互访的“与台湾交流法案”不久,美台双方近期展开了一系列擦边球似的互动。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本月20日赴台湾访问,成为该法案生效后首位访台的现任美国政府官员。与此同时,据传可能接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秘书长的高雄市长陈菊和台湾行政机构“政务委员”邓振中,也于17、18两日造访华盛顿。

对此,美国在台协会(AIT)发言人游诗雅表示,黄之瀚访台的行程早已排定,并不是因为法案生效所进行的安排。而陈菊、邓振中的访美行程也并没有突破禁忌,只是时间点刚好落在法案刚生效之后,和该法没有直接关系。

尽管如此,美台官员在这敏感时期的一系列互动也引起各界关注。有评论认为,这是在测试大陆的底线。但就在美国官员与台当局高调互动之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被问及美国对“一中政策”的立场时仍对外表示,美国仍信守基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的“一中原则”。

美方这种一方面坚称信守“一中政策”,一方面通过“与台湾交流法案”保持台美官员互访的行为,表面上看令人费解。但事实上,如果了解美国政府处理两岸关系背后的战略逻辑,就能把握其手段的意图。

中美建交及台美“非正式关系”并行

由于历史原因,美台间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在中美建交前,美台还有过“共同防御条约”。虽然该条约在中美建交后被废止,但在亲台势力的游说下,在中美建交公报发表后不久,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方案第二条第五款明确规定:美国“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以表明美国没有“抛弃老朋友”。

因而,即便在中美建交之后,美国始终未曾切断其与台湾的种种联系。地缘政治上,台湾作为“第一岛链”的要冲,被美国视为“永不沉落的航空母舰”。意识形态上,台湾长期被美国捧为“亚洲民主的灯塔”,视为基于“共享自由民主价值与理念”的盟友。因而,美国国内始终存在跨党派共识,认为即使美中建交,美国也有必要保障台湾民主体制的“繁荣与稳定”,从而保障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

于是,美国长期以来同时保持与大陆的官方外交关系及与台湾的非正式关系,并在两岸关系上奉行所谓“战略模糊”。这被认为能够保障美国的战略灵活度,从而最大化其在该地区的利益。在这种“两手避险”的政策考虑下,美国不乐见海峡两岸的天平明显失衡,希望一方面防止台湾过于倾向独立而成为中美关系的“麻烦制造者”,另一方面防止台湾完全倒向大陆而失去对美战略价值。

对“一中政策”的工具性使用

显然,在美方的战略中,与大陆的官方外交关系及与台湾的非正式连接并不矛盾,正如中美三个公报与《与台湾关系法》长期并存那样。在这种战略思考下,美国对“一中政策”完全是一种工具性、实用主义的态度,和中方对“一个中国”的原则性、价值性坚持存在本质区别。

早在1995年,有“帝国智囊团”之称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就发表一篇题为《管理台湾问题——关键是更好的中美关系》的研究报告。在这篇报告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理解美国“一中政策”的逻辑。

当时,参与这篇报告的跨党派菁英们有一主流意见,即只要美方已经声明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并不与台湾发展正式外交关系,那么在此前提下的台美官员互访就应该被鼓励,以保障及促进美台关系。报告原文提到,美国对台美官员互访的自我设限,其唯一好处只是“再次使中国确信美国的一中立场”,但专家们认为,这件事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做到。

不过,由于当时美国将“整合中国”视为对华政策的优先,而中美关系也尚不成熟,因而在政策建议部分,外交关系协会认为在当时解禁台美官员互访不合时宜、风险太大。同时建议美国政府在美中关系大局稳定,美国有办法同中国大陆解释清楚其对台立场时,再推动此事,就能将风险降至可控范围。

也许巧合,这份报告的内容极好地解释了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及其背后的逻辑:其一,美方认为其已官方声明坚持“一中政策”,信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因而,不必再通过其他手段反复使中方确信这一点。那么,只要不与台湾发展官方外交关系,基于非正式关系的官员互访并不与“一中政策”冲突。于是便有一边宣称支持“一中政策”,一边通过派官员赴台的行为。

其二,中美关系相互依赖的程度已经远超从前,双方能够保持沟通渠道,美方可能评估台美互访带来的冲击在目前双边关系的承受范围之内。于是,过去风险太大的政策,似乎可以推动了。

台海局势变化及“中国威胁论”再起

国际政治说到底仍是实力的较量,台海局势也不例外,各方力量的消长必然影响各自的策略选择。而过去二三十年间,中国大陆的崛起既使两岸发生实力逆转,也使中美实力对比快速接近。这种情况下,一来美方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台湾,以免天平完全倒向大陆,导致“战略模糊”无牌可打。更根本的是,中国的力量逐步逼近“权力转移理论”所谓的“均势”,这让美国危机意识提升。近来,伴随着新一波“中国威胁论”再度来袭,美国国内“整合”中国的战略思路逐渐被“制衡”中国的呼声质疑甚至取代。

正是基于此种战略背景,可以看到,近期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几个大动作,从旨在深化美台军事合作的《国防授权法案》,到最近的“与台湾交流法案”,都体现出美国对华战略思路由“整合”重新回到“制衡”,台湾作为“自由民主”的第一岛链的关键一环,其战略价值就被大大激活,这可能不单是美国“亲台派”的力量所致,而是美国战略的整体转向。

至于特朗普,签署这些无强制性却可视情况使用的法案,一来可以避免与国会冲突,伤及政治资本。二来又可作为与中国大陆在各项问题上谈判时灵活运用的筹码,可谓一举两得,自然不会放过。

台美地缘政治算盘

一个巴掌拍不响,在这盘地缘政治大棋中,台湾当局的选择同样重要。以这次陈菊出访美国为例,她20日在华府智库“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表示,蔡英文知道台湾不能完全依赖美国,“我们有期待,但是不能依赖”,台湾也必须增加自己的经济发展能力、“国防”自卫能力。至于特朗普日前签署“与台湾交流法案”,陈菊在受访时指出,这对海内外许多努力的台湾人是很大鼓励,也希望未来台美高层之间能有更多互动、往来、合作、平等互惠。这一立场显然与美国支持台美“非正式关系”的思路吻合。

此次陈菊的演讲,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执行理事罗瑞智、国务院台湾协调事务处处长何乐进等人皆到场。不难想象,台湾方面的许多意见可以借此传达到政府层面。

无独有偶,“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不久前才和台湾外事主管部门完成了一次项目合作,推出一份近年少见的重量级报告——《新南向政策:深化台湾的区域整合》。在报告中,“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建议美国政府支持台湾新南向政策,其中一条具体建议正是“美国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应该与其在南亚和中亚国家的对应官员协调创立一个工作小组,来思考美国能够如何支持新南向政策。”

与此同时,“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还在华盛顿总部举行了报告发布会,并邀请台湾“政务委员”、前“驻美副代表”邓振中、现任台湾“驻美代表”高硕泰等人参与研讨。而邓振中在那次的演讲中,多次强调台湾新南向政策与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愿景十分一致,并表示“台湾愿意且有能力与美国在印太地区合作”。

而在最新一轮台美互访中,邓振中紧随陈菊之后访美,而随后访台的黄之翰,其职务正是主要负责协调对台关系的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据台湾外事部门表示,黄之瀚此行会就台美关系未来发展,以及双方在印太区域的各项合作交换意见。一来一回,台美又在“印太战略”上悄然做起了文章。

总的来说,当前美台互动的频繁首先由于美方对“一中政策”的工具性使用和中方的原则性坚持是一组长期存在的矛盾,并未彻底解决。其次,台海各方实力对比乃至全球权力格局的剧变,催生了美方对华政策的转向,也导致其“打台湾牌”的动机增强。再者,在两岸关系上一筹莫展的蔡英文当局在战略上向美国倾斜,也是台美“非正式关系”活跃的要因。

对大陆来说,坏消息是,在可见的未来台美之间的这种“非正式关系”将长期存在,成为两岸关系的不稳定因素。好消息是,大陆应对风险与挑战的底气与定力都已今非昔比。而隔海相望的台湾,真的甘心做美国的一张牌吗?

北京时间3月26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专车公司Uber已经同意将东南亚业务出售给当地规模最大的竞争对手Grab。这也成为该公司在亚洲的第二次大撤退。

该交易最早将于周一宣布,这将标志着专车行业在拥有6.4亿人口的东南亚市场的第一次重大整合。此举将对和支持的印尼Go-Jek等其他东南亚专车公司构成压力。

知情人士称,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Uber将获得合并后公司最多30%的股份。

另有知情人士表示,Uber将获得Grab 25%至30%的股权,对整个公司的估值为60亿美元,与Grab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相同。

Uber和新加坡Grab均拒绝对此置评。

当日本软银对Uber进行投资时,外界就预计竞争激烈的亚洲专车行业将会展开整合。软银还是Uber多家竞争对手的主要投资者,包括Grab、滴滴和印度Ola。

整个亚洲的专车公司都在依靠折扣和促销吸引乘客和司机,因而对利润率构成压力。Uber可能计划在2019年IPO,该公司去年亏损45亿美元,目前正在面临本土和亚洲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欧洲市场的严厉监管。

除此之外,该公司最近一年还遭遇一系列丑闻,并导致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6月离职。

软银通过投资获得了Uber的两个董事会席位,他们曾经表示,希望该公司能够关注美国、欧洲、拉美和澳大利亚的增长,而不要集中精力发展缺乏盈利能力的亚洲。

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去年11月在纽约的会议上表示,公司的亚洲业务“短期内不会盈利”,尤其是因为Uber在那里对专车业务的大举补贴。

“该市场的经济模式并不符合我们的期望。”他当时说。

去年8月出任Uber CEO的科斯罗萨西一直在努力改善该公司的财务状况,以便为IPO做准备。不过,他还是在今年2月访问印度时承诺将继续积极投资东南亚市场。

现在,随着该公司退出东南亚,外界的注意力可能转向其印度业务,那里为Uber贡献了超过10%的订单,但尚未盈利。

Uber与Grab的交易跟其2016年与滴滴的交易类似,当时的价格大战最终促成滴滴收购Uber中国业务,并为后者提供了合并后公司的股份。

Grab去年7月通过滴滴、软银和其他公司融资约25亿美元,估值约为60亿美元。(书聿)

原标题:美挑起对华“”依据的“301调查”是什么?

北京时间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这在国际贸易冲突史上也十分罕见。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的是“301调查”结果。

301调查是美国《1974贸易法》的一个条款。根据该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可以对外国法律、政策或做法进行调查,与有关国家进行磋商,并决定是否采取提高关税、限制进口、停止执行有关协定等报复措施。

去年8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式对我国启动301调查,主要针对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的法律政策或做法。对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屠新泉表示,“调查结果可以诉诸WTO裁决,但不能单方面采取制裁措施。如果美国没有通过WTO来解决问题,就是单边主义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是违反WTO原则的。”

原标题:美国控枪游行引冲突 “挺枪派”携武器叫板“反枪派”

一名男子在抗议控枪游行活动中斜跨着AR-15自动步枪。(图源:《每日邮报》)一名男子在抗议控枪游行活动中斜跨着AR-15自动步枪。(图源:《每日邮报》)

海外网3月25日电 24日,由美国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幸存学生发起的“为我们的生命游行”控枪游行在美国各地登场,而当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几十名持枪的反控枪游行者与控枪游行的人群在街头相遇。

据《每日邮报》报道,24日,由佛州校园枪击案幸存学生发起的“为我们的生命游行”控枪游行在美国各地登场,呼吁加强枪支管控,遏制枪支暴力。亚利桑那州公共安全部表示,约有15000人加入了控枪大游行。

其中有些人将武器公然别在腰间。(图源:《每日邮报》)其中有些人将武器公然别在腰间。(图源:《每日邮报》)

而有民众称,当日出现了几十名反控枪游行者,持有AR-15自动步枪等武器,与参与控枪游行的人在街头相遇。反控枪游行者队伍大约有几十人,他们将枪支别在腰间,向参与控枪游行的人表示他们的持枪权不受影响,与他们争辩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的携带武器的权利。有官员称,尽管双方发生了冲突,但未逮捕任何人。

据悉,亚利桑那州的部分枪支法规在全美算是最宽松的。该州允许满21岁无任何许可证的居民携带武器,隐蔽或公开携带武器皆可。而其他大多数的州则要求必须有隐蔽携枪许可证才能携枪。

而在犹他州的盐湖城,控枪游行者和反控枪游行者之间发生了冲突。约有8000人在盐湖城参与了“为我们的生命游行”控枪游行,但他们遇到了约1000名为其持枪权奋斗的反对者。与亚利桑那州类似,犹他州也有公开携带枪支的法律,允许人们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公开携带枪支。

原标题:他卧底蒋经国身边,背叛祖宗,坑害台湾,终炼成当世最大汉奸!

今日台湾之乱象,莫不根源于他。

1996年3月23日,一个可耻人物正式登上舞台——李登辉在台湾所谓第一次“总统”直选中,赢得54%选民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问题是“谁是台湾历史罪人”的民调,李登辉高居榜首。

虽然不少人将推动台湾所谓民主化进程的功劳记在李登辉身上,但更多人也明白,台湾今日高度依赖美日,社会严重撕裂,蓝绿、世代、族群极度对立,论根源,都要追溯到李登辉。

卧底

李登辉生于1923年,当时台湾被日本侵占,青年时期的李登辉恰巧赶上了台湾总督府推行“皇民化运动”,他便起了个日本名字——岩里政男。

李登辉(右)与其兄李登钦。李登辉(右)与其兄李登钦。

李登辉中学毕业后,进入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农学部经济学系。在日求学期间,日本在太平洋战争形势恶化,李登辉和哥哥李登钦也被征召入伍,李登钦战死在东南亚,后被供奉于靖国神社,而李登辉则在日本本土迎接终战。日本战败后,李登辉才恢复了学生身份。

年轻时学习剑道的李登辉,一副日本人模样。年轻时学习剑道的李登辉,一副日本人模样。

为日本做事,李登辉心甘出力,在仕途中,亲日倾向也非常明显。岛内一度怀疑,他从血统上就是一个日本人。李敖就曾在文章中写到,“李金龙(李登辉父亲)矮矮的,李登辉高高的,两个人除了都是一样上男厕之外,其他没有一点相像。”

抛开血统,李登辉活得也和日本人无异。他和夫人曾文惠在家不说中文而说日文,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他不仅参拜过靖国神社,还在自己写的书和公开讲话中不断提及:

“我在22岁之前是日本人”。

“台湾人感谢日本统治”。

“钓鱼岛是日本的、不是台湾的”。

“70年前日本和台湾是同一个国家”。

“台湾抗日不是事实”。

“台湾人二战期间加入日军是以日本人的身份为祖国奋战”。

李登辉所写《新⋅台湾的主张》封面图。李登辉所写《新⋅台湾的主张》封面图。

有了这些背景,李登辉在位时把台湾搞得乌烟瘴气,下台后也搅局不断,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了。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当初如何能在台湾上位?

一名日本人掌权12年,台湾有人笑称,这是“史上最成功的卧底”。

叛徒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1968年获得康奈尔大学农经学博士学位的李登辉,现在应该是一名农业专家。

1969年的农业专家李登辉。1969年的农业专家李登辉。

但1969年6月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当天清晨,睡梦中的李登辉一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之后,李被几个宪兵装扮的人带到警备总司令部(警总)约谈,一谈一个星期。

放走他前,警总的人说,你这样的人,除了蒋经国,没有人敢用你。

在被约谈之后没多久,还不是国民党员的李登辉却被请到了四中全会做了一场农业方面的报告,当时,请一位党外人士作报告,是没有过的事情。

李登辉至今对这件事津津乐道,认为警总约谈是蒋经国对他的考验。

蒋经国之所以看上李登辉,很多人认为与李在康纳尔大学的博士论文《台湾农工部门间之资本流通》有关,再加上李登辉对台湾农业的确也有些独特认识,最终博得了重视农业的蒋经国的赏识。

时钟很快被拨向20世纪70年代,那个年代对于两岸来说风云际会,“台美断交”后不久中美建交,而曾经在大陆对峙的风云人物也先后逝去。

也是那个年代,加入国民党后的李登辉开始崭露头角,在政坛上平步青云。1972年,蒋经国接任“行政院长”,李登辉被拔擢为政务委员。

1976年,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1976年,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

1978年,蒋经国接任“总统”,李登辉便跟着做了台北市长,当时,蒋经国还一点点将自己的执政经验传授给李登辉。1982年,台北市长刚做了3年半,李又被指定出任台湾省主席。

经过一番历练,李登辉此时再不是菜鸟一只。1983年底,李登辉在一次“议会”会议上与“省议员”辩论时驳斥了“台独”的观念,他在报告中提出:“中国从来没有摒弃台湾,台湾也绝不能忘掉中国”。再结合李登辉之后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是多么阴险狡诈。

正是这个报告,让蒋经国对李登辉的反“台独”立场非常满意,也下定了让李接班的决心,1984年2月,蒋经国便提名李为“副总统候选人”。1988年,蒋经国离世,李登辉成功上位“总统”。

时任台北市长的李登辉。

对于恩人蒋经国,李登辉不是报恩,而是背叛。

多年后,李登辉批评蒋经国在担任“行政院长”时大力推行“吹台青”运动(即起用台湾人士,推动政坛本土化)根本目的只是为了收买人心,巩固政权。而他作为其中的一员,并没有被“外来政权”收买。

这也侧面证明了他在“省议会”说的那些话,只是计谋。

李登辉夫妇与蒋经国。李登辉夫妇与蒋经国。

李登辉独揽大权之后,羽翼渐丰,他在党内外拼命培植本土势力,民进党在其任内发展壮大,他还试图将“中国国民党”改造成“台湾国民党”,造成国民党内派系林立、四分五裂。作为“国民党的叛徒”,李登辉丝毫没有愧疚之意,卸任总统并退出国民党之后,很快做起了台湾绿营的精神领袖。

这一切,与掘墓蒋家无异。直到今日,还有很多人感叹,经国先生看错人了。

汉奸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说到李登辉,刀哥总是不自觉想起这段诗句,如果李登辉早逝,他现在的形象还可能是一个坚定的统派。

自上任开始,在两岸关系上,李登辉就在下一盘大棋。1989年他首次打破两岸官员“不接触”的惯例,1990年他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91年颁布“国家统一纲领”。历史性的汪辜会谈以及“九二共识”,也都在其执政初期达成。

1993年4月27日“汪辜会谈”前汪道涵(左)与辜振甫握手的资料照片。1993年4月27日“汪辜会谈”前汪道涵(左)与辜振甫握手的资料照片。

李登辉当时几乎骗过了所有的人,这些举措让台湾和大陆民众认为,“李 总 统”绝不会搞“台独”。直到1999年,李登辉在接受德国之音采访时,确切抛出“两国论”,将两岸定义为“特殊国与国关系”,才让很多人傻了眼。

人们后来发现,李登辉90年代初期的举措里埋了不少雷,比如,在“国统纲领”中,李登辉的规划是:两岸政府应相互承认对方为对等政治实体,承认分裂的既成事实。最重要的是,大陆必须进行所谓的“民主改革”,这是统一的条件。李登辉也知道,这些条件大陆不可能答应。

1995年的李登辉。1995年的李登辉。

几年前,在一些公开场合,李登辉坦言,这一系列动作只是想给大陆发出和平信号,让台湾得到喘息的机会。“国统纲领”目的当然也不是为了与大陆统一,而是讲给国民党内那些顽固老先生听的。

李登辉心机之深,让当今多少台湾政客望尘莫及!

2015年,李登辉与大陆交换生交流。2015年,李登辉与大陆交换生交流。

1997年,明面上还没有抛出“台独”论调的李登辉,打算从教育领域打开突破口。

在李登辉“要国民小学教育里多加些台湾历史、台湾地理等课程”的思想统领下,当年6月,台湾“教育部”推出了一本面向中小学生的教科书——《认识台湾》,在其中的“历史篇”中,声称“台湾400年前是无主的土地”。这本书中,“我们都是台湾人”“台湾魂”“台湾精神”等字眼处处可见,同时它还美化了荷兰、日本等对台湾的殖民侵略历史,与之相对应,“中国人”“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等词统统被删去。

《认识台湾》(社会篇)内文3《认识台湾》(社会篇)内文3

这从根本上消除台湾与大陆在历史和文化上的联系。李登辉用这种隐秘而卑劣的小招术,重新建构了台湾90后的国族认同,造就了今日“天然独”世代。

卸任后的李登辉,也时时刻刻提醒台湾政坛,要继续壮大本土力量,要对大陆做出反对的行动,发出抗议的声音,“总统一定要以台湾为主体思考”。在马英九称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的关系之后,他说这是“背叛国家”“辜负人民”。

他甚至还放言,自己从未主张过“台独”,因为台湾已“实质独立”。

明暗中将分裂国家推进得如此深入,李登辉也算当代史上最大汉奸了。

老贼

严格意义上讲,李登辉连“汉奸”都配不上。一个日本人,怎么能和“汉”有关系?如果“精日”是“中国人的败类”,那李登辉又应该是什么呢?他是一个文化怪胎,这样更准确些。

李登辉曾说,日台是“命运共同体”。李登辉曾说,日台是“命运共同体”。

李登辉在位上捞黑钱、玩政治、搞“台独”,天天喊着“爱台湾”,但做的事情却时刻排斥大陆,坐实自己是美日小弟、战略棋子的地位,最终让今日之台湾在世界发展的浪潮中进退失据。

90年代,正是大陆经济腾飞的起始点,李登辉治下的台湾却不愿意搭上这班快车,甘愿自困于太平洋。1993年,台湾的经济增长率还高达10.75%,但之后却再也没有超过10%,1997年之后的增长率更是逐年下滑,“亚洲四小龙”的风采不再。

台湾失落的年月, 正值大陆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如果台湾当时和大陆共同成长,将制造业等转移到大陆发展,并完成岛内的经济转型升级,其今日也不会落到经济重振乏力、动力缺失,还时常要“用爱发电”、民众要抢卫生纸的地步。

可惜的是,直到2008年马英九上台,两岸的经济等各方面交往才重新回到正轨。但“老贼”李登辉和陈水扁偷走的台湾那些年,却再也回不来了。

现在,李登辉已经成了台湾政坛的幽灵。每当选举或大事件前后,谁拜见了李登辉,都会有特殊意涵,政客们还能从李登辉那里攫取到一些政治利益,他本人也不愿意缺席任何一次表达自己观点的机会。

李登辉与蔡英文。李登辉与蔡英文。

对台湾来说,要想全面反思李登辉,可能还须再过些时日。

但另一方面,距李登辉虏获54%选民支持的那天,已经整整过去22年,他的影响力大不如从前了。台湾不少人也已然厌倦了在李登辉指引的错误方向上前进,或在李当年定下的框架中缠斗。马英九打开的两岸交流的口子,让新一代的台湾青年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他们终将掌握台湾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