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胡狂想曲简介

该曲为作曲家系列二胡狂想曲的第四首,应台北市国乐团委约而作,完成于2009年7月。乐曲的材料取之于西北地区民歌旋法中的“基因”——即四度与二度为核心音程与音高结构,全曲均由此发展、演变而成。因此,乐曲既有浓郁的西北风味又具鲜明的时代感。同样,乐曲中复杂、多变的节奏组合,色彩斑斓的调性转换以及丰富多样的演奏手法将会给演奏者带来新的挑战与感受。

“第四二胡狂想曲”音乐发展动力之源的体现

——解读王建民《第四二胡狂想曲》的创作和演奏(3)

(2010年全国高等音乐艺术学院二胡教学创作论坛琴论篇“现代二胡艺术观”的发展与更新之解读)

作者:汝铱

音乐发展动力之源的体现

——保证旋律的延展推力

二胡狂想曲的节奏复杂已是人皆共知,《第四二胡狂想曲》的节奏更加丰富多变,并衍生出很多复杂的节拍变形。与特性音调一样,节拍变化使音乐产生的变异效应同样也是巨大的。

我们知道世界的存在方式就是时间,改变了时间这个世界的存在方式将会完全不一样。同样,音乐的存在方式也是时间,虽然我们说旋律是音乐的灵魂,但音乐终究还是一门时间艺术形式,在时间上也就是在节奏上对音乐进行有意识地变化发展,其效果会是非常显著的。

作者正是看到了节奏对音乐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为此做了专门研究,他认为:

“节奏是产生旋律动力的最基本的因素。这种动力来源于节奏中的均匀有序的律动。如节拍中的强弱交错恰似气缸中的活塞一伸一缩产生动力一样。这种强弱交错的变化,频率的快慢体现出动力的大、小、松、紧等直接关系到旋律‘脉搏’方面的轻、重、缓、急。”②

把节奏形象地比喻为旋律发展的动力之源,视节奏为旋律进行的内在动力,可以看出作者对节奏运用是何等重视。

他在节奏方面的开发运用可以说是多方位的,从各种复合节拍的交错进行,到各种音值的切分变形,再到分母分子的交替变化等,为音乐发展赋予了强劲动能,使旋律变化出现了新颖语汇,给二胡音乐带来了崭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在之前的民族器乐独奏曲中是非常少见和有着明显不同的。“非惰性规整节奏,有时会使音乐语汇在表达形式上产生某些变化,导致在音乐内容陈述上可能出现某些微妙的偏差。传统二胡作品的音乐语汇大多比较规整对称,就好比唐诗的七言律诗和五言绝句一样,而复合节拍及大量切分节奏的运用使音乐语汇的结构有了一定的变化。虽然乐句和段落依旧清晰,起承转合依旧明了,但是,音乐语汇的结构出现了长短句似的改变,继而像宋词一样形成了句群和乐意在结构形式上的变化。”③

《第四二胡狂想曲》中作者将各种节奏的变异形态运用得更加充分,不但在音乐语汇上有新的发展,而且还带来了一种音响色彩的变幻。还是以乐曲的第六段为例:

休止符与节拍交替变化的点状音型,随着在各个不同音区的出现,像是在波涛起伏的黄河中船工们若隐若现的号子声,也像是阳光下河水中泛起的点点闪光,并有一种声向移位交错叠置的特殊效果,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音响环绕效果,这真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新感受。

王建民准确把握住了二胡音乐创作中最为核心的两个方面——旋律和节奏,平衡有效地加以扩展发挥,并通过伴奏声部丰富的和声色彩变化,使《第四二胡狂想曲》又获得了巨大反响,为二胡音乐带来了—个新天地。这种由作曲家有意识的主动创作所带来的节奏变化而出现的新语汇和出人意料的效果,是对二胡艺术发展的一大贡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