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涛浅谈对《三门峡畅想曲》的初印象

  众所周知,《三门峡畅想曲》是当代著名作曲家刘文金青年时代的作品。作者采撷了三门峡水库工程中的几个画面,采用回旋曲式结构,描写了三门峡水库的雄伟壮观,刻画了建设者们豪爽的形象,表达了他们崇高的志愿。  大师在谱写该曲时还曾写有如下说明:当人们登高展望时,整个三门峡水库的壮观引起了无限广阔的引以自豪的感受,(故而)音调激情而高亢。  出于对大师的崇敬之情以及对该作品的艺术欣赏之急切渴望,笔者早就想过一把“畅想”瘾。这不,借着国庆长假,在认真作好案头功课的基础上,终于了却了这个心愿。通过对多种版本教学视频的仔细观摩,以及不多时间的练习,自己小有心得。因此,笔者想借助该平台,将该作品在自己心中所触发的些许艺术感受絮说如下,愿和广大琴友共同研讨:  首先,解析该作品的艺术架构。  《三门峡畅想曲》全曲由引子、六个段落和尾声组成。因此,作品较之一般独奏曲要稍显复杂变化,加之大师精巧的艺术构思和对二胡演奏法的娴熟运用,使得演奏过程的难度系数略微增加。但总体而言,这部作品既充分发挥了二胡传统技法的最精彩优势,又采用了中西合璧的大胆尝试,引用钢琴伴奏为作品的音效锦上添花,这是该作品最华丽也最炫耀的点睛之笔。  其次,熟悉该作品的演奏技巧。其实,二胡的演奏技巧说多不多,说难不难,无外乎教科书上介绍的技法。尤其是演奏传统曲目,特别是这样经典的作品,基本上就是长短弓、快弓、揉弦、滑音和推弓起奏、切分音的把控以及变调等多项技法的运用。但是,别小觑这些林林总总的技巧,你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训练做铺垫,没有对音乐知识系统性学习的积累,没有对民族音乐本源上的深度挖掘,没有对中国现代史的情景拓展认知……未必能把这部作品演奏得出神入化,更别奢谈二胡文化。而笔者不拉不知道,一拉吓一跳,原来二胡的表现力和感染力还可以如此的宽博、宏大,甚至神奇!  再次,提升该作品的艺术境界。古人曰:“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这句励志名句对于学习二胡或者玩音乐的人来说简直太重要了!一般来讲,掌握诸般二胡技巧,把《三门峡畅想曲》熟练拉通,一个业余二胡八级或是二胡专业一年级的本科生就足矣。可这仅仅是对二胡艺术不肯也不愿意精益求精的标准。或换言之,最起码是对艺术的虔诚度、敬仰度、尊重度不够份量。现实生活中,因种种原因绝大多数人不可能成为二胡演奏家、甚至音乐大师,但这不影响你对音乐的执着追求和借用音乐平台修身养性、提升思想境界的良好愿望。哪怕这是一个美好的憧憬,一个艺术的梦,都必须利用这样一个研习经典名曲的过程,来不断提升自己的鉴赏品位,不断升华自己的艺术标准。就拿该作品而言,乐曲旋律的优美、抒情是毋庸置疑的,但必须充分体验到三门峡水库的建设者们劳动的热烈场面,才能将作品演奏得活灵活现,具有符合大师一度创作的原汁原味。  当然,具体到对《三门峡畅想曲》的艺术理解,这才是非常关键的技术性问题。因为,空谈谁都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落到实处才显真章。在练习该作品时,必须坚决做到一个段落一个段落的过,一个乐句一个乐句的扣,一个难点一个难点的解决。至此,笔者对二胡“慢练”的体会越发加深,要克服欲速则不达的艺术浮躁和大差不差的艺术懈怠甚至油滑陋习,这对一个音乐玩家或是二胡初学者来说,至关重要!  附:《三门峡畅想曲》的演奏要求如下:  引子,比较辽阔、激昂。在这个引子过程中,要避免过慢、停滞的感觉。  第一段富有舞蹈性节奏的主部音调,展现了建设者们愉快豪爽的形象。这段节奏比较鲜明、热烈。所以在演奏过程中,要注意后十六分音符不要太挤。  第二段进一步表现了建设者们崇高的志愿和坚定的信心。这段音乐比较富有歌唱性,在演奏#4的过程中,#4的装饰一定要清晰。  第三段音调轻松、含蓄,较前面一段稍平缓,作了同主音的调性转换,很有特色。  第四段主要表现对于劳动的赞美和对未来的想象。音乐比较优美抒情犹如群舞。这是比较归正的三部曲式。由于采用37弦二胡较为擅长的把位,所以在演奏过程中不要太过于粘滞、苦涩。要尽量使其流畅,同时要注意揉弦的变化,有时揉弦有时不揉,揉与不揉巧妙结合。  第五段为小快板,音调时而轻松愉快,时而情绪紧张,表现了劳动的场面。在这一段里出现了较多的跳把,需经过反复的练习才能达到快速、准确。在演奏1、2、3、5这四个音的时候,左手的手形要取中,一三指向外延伸。为了把音乐推向高潮,可以把拨弦的左手去掉,把注意力放在右手,注重运弓的长度和力度。在后面的三连音的演奏中应避免演奏的狭窄与不平均,也就是要表现得宽广均匀而有气魄,一气呵成。要提醒的是,本段最后一个音切勿收得潦草,一定要顺势强收,以确保本段音乐形象的完整性。  第六、七段和尾声是主部和第一插部的最后再现,乐曲是热烈地而且是闯入进行的。2的连接很妙,使尾声与全曲浑然一体,自然而流畅。在本段中可以把连线都去掉,这样就加大了音乐的强度,形成了一个渐进增长的势头,一直到有力的结束。  总之,《三门峡畅想曲》被誉为二胡与钢琴结合的典范,是二胡艺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值得我们好好琢磨,细细推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