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科学家发现未知真核生物 有助了解复杂细胞起源

  科技日报北京11月21日电 (记者刘霞)真核生物通常分为植物、动物、真菌和被称为原生生物的微小多细胞生物4个界,涵盖了地球上找到的几乎所有真核生物。但加拿大新斯科舍省达尔豪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近日在英国《自然》网站上发文称,他们发现了生命之树上的新分支——一种以前未知的新型真核生物,或许应该使其所在的“门”升级为新的“界”。

  该论文描述了两种生物,一种是在新斯科舍省新发掘出来的,另外一种是在1988年发现的一种生物。经过DNA分析发现,它们与其他真核生物的区别比以前认为的更大。

  研究人员将新发现的生物称为Hemimastix Kukwesjijk,以当地米克马克人神话中一个贪婪的多毛食人魔命名。从外观上看,新生物拥有一个椭圆形的身体,周围是成排的线状鞭毛。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3D放大观察,这种生物有点类似毛状南瓜种子。

  研究负责人之一扬娜·埃格利特说:“它们看起来有点笨拙,像纤毛虫,但游泳的方式不太协调。”

  据悉,埃格利特在新斯科舍省的一条小径上徒步旅行时发现了新生物的样本,并收集了一些泥土。几周后,在给土壤补水并在显微镜下观察之后,她意识到新生物的运动方式很罕见,于是进行了深入研究。

  研究团队使用单细胞转录组学技术,对新生物的单个细胞做了研究,观察了信使RNA分子的活性,这些分子会在数百个基因之间传递信息。通过遗传测序,揭示了新生物与其他真核生物的不同之处。

  该研究首席作者、达尔豪斯大学生物学教授阿拉斯泰尔·辛普森说:“它是生命之树的一个分支,可能已经分离超过十亿年,我们没有任何有关它的信息。它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有助人们了解复杂细胞的进化以及它们的古老起源。”

  加拿大科学家发现未知真核生物 有助了解复杂细胞起源

  科技日报北京11月21日电 (记者刘霞)真核生物通常分为植物、动物、真菌和被称为原生生物的微小多细胞生物4个界,涵盖了地球上找到的几乎所有真核生物。但加拿大新斯科舍省达尔豪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近日在英国《自然》网站上发文称,他们发现了生命之树上的新分支——一种以前未知的新型真核生物,或许应该使其所在的“门”升级为新的“界”。

  该论文描述了两种生物,一种是在新斯科舍省新发掘出来的,另外一种是在1988年发现的一种生物。经过DNA分析发现,它们与其他真核生物的区别比以前认为的更大。

  研究人员将新发现的生物称为Hemimastix Kukwesjijk,以当地米克马克人神话中一个贪婪的多毛食人魔命名。从外观上看,新生物拥有一个椭圆形的身体,周围是成排的线状鞭毛。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3D放大观察,这种生物有点类似毛状南瓜种子。

  研究负责人之一扬娜·埃格利特说:“它们看起来有点笨拙,像纤毛虫,但游泳的方式不太协调。”

  据悉,埃格利特在新斯科舍省的一条小径上徒步旅行时发现了新生物的样本,并收集了一些泥土。几周后,在给土壤补水并在显微镜下观察之后,她意识到新生物的运动方式很罕见,于是进行了深入研究。

  研究团队使用单细胞转录组学技术,对新生物的单个细胞做了研究,观察了信使RNA分子的活性,这些分子会在数百个基因之间传递信息。通过遗传测序,揭示了新生物与其他真核生物的不同之处。

  该研究首席作者、达尔豪斯大学生物学教授阿拉斯泰尔·辛普森说:“它是生命之树的一个分支,可能已经分离超过十亿年,我们没有任何有关它的信息。它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有助人们了解复杂细胞的进化以及它们的古老起源。”

  哈尔滨11月16日电(王妮娜)16日是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联赛第二站的第二个比赛日,在当日举行的男子1000米资格赛中,任子威因超时被判犯规,没有获得进入本站决赛的资格。

  据了解,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联赛共设长春、哈尔滨、青岛和北京4个分站赛,贯穿了2018至2019赛季。分站赛各单项排名前46人(计算三站最好成绩)将有资格参加2019年在石家庄举行的精英总决赛。哈尔滨市是比赛的第二站,将在这里进行为期4天的比赛。16日进行了男女1000米预赛、男子5000米接力预赛、混合2000米接力预赛。

  在当天的比赛中,中国国家队孙龙、李文龙、王鹏宇、于松楠都成功晋级,进入18日举行的1/4决赛。

16日进行了男女1000米预赛、男子5000米接力预赛、混合2000米接力预赛。 华子宾 摄16日进行了男女1000米预赛、男子5000米接力预赛、混合2000米接力预赛。 华子宾 摄

  在本赛季中,短道速滑全国联赛其中有一项规定,男子1000米成绩下线为1分34秒,如果小组第一名的完赛成绩超过这一时间,则整组选手将被判罚超时犯规。在16日举行的男子1000米资格赛中,第一轮参加比赛的19组小组中,有3组因超时被整组取消成绩,其中包括该项目世界排名第一的任子威。这是任子威在该站比赛中唯一参加的一个项目,这让他无缘参加本站的决赛。

  在当天举行的女子1000米资格赛中,国家队选手李靳宇、臧一泽、曲春雨、郭奕含都获得进入本站决赛的资格。

  17日是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联赛第二站的决赛日,将产生男女500米、1500米四枚金牌。(完)

  客户端北京11月19日电(李金磊 谢艺观)11月19日是第六个世界厕所日。这个不为人熟知的节日,在2013年由第67届联合国大会设立。

  吃喝拉撒,每个人天天都要做的事情,“吃喝”还没有世界性节日,而“拉撒”不仅有了世界性节日,还有着一个跟世贸组织一样简称为WTO的世界性组织——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

  一件天大的小事

  如厕,是一件小事,因为每个人每天都要做,而它又是一件“天大的小事”,因为人的一生大约有三年的时间在厕所里度过,这是每个人生命中的一件大事。而且,成立一个国际组织来研讨70多亿人的如厕问题,足见其重要性。

  在不久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带着一罐人类粪便现身在北京举办的厕所博览会。

图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上演讲。图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上演讲。

  “这么点儿粪便能携带两百万亿个轮状病毒、两百亿个贺氏菌和十万个寄生虫卵。在缺乏卫生设施的地区,人类粪便中的病原体引发的疾病,结合营养不良,造成了很多儿童的死亡。”比尔·盖茨说。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5年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目前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没有厕所可以使用,导致严重的环境、健康问题。

  毫无疑问,厕所的干净卫生方便与否,直接关系着人们的生活质量。小小厕所的背后,是大大的民生。

  记忆中的如厕难

  对于中国人来说,如厕也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如厕难”恐怕是很多人记忆中的一部分。

  如厕难,一是数量少,布局不合理。曾几何时,一些城市公共厕所数量不足,在人流量大的地方,人们却难觅公厕的踪影,出门在外找不到地方解决内急,那种尴尬难以言说。

图为众多“超级英雄”排队等待如厕。 杨华峰 摄图为众多“超级英雄”排队等待如厕。 杨华峰 摄

  如厕难,二是质量低,卫生状况糟。由于缺乏管理维护,厕所里经常臭味熏天,夏天苍蝇横飞,冬天冷风飕飕,在体验上差到极点。

  小时候,街道的公共厕所是王娟的一个噩梦。有时候家里厕所有人,憋不住的她就会急匆匆地跑去公共厕所。不过,公厕疏于打扫,那里总会很脏,卫生纸废纸篓里满出来,墙上则是密密麻麻的涂鸦,每次去公厕都要捂住鼻子、憋住气,感觉很糟糕。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某国外长及夫人在北京十三陵定陵博物馆参观后,专就厕所简陋问题给中国外交部写了一封投诉信。

  “如果中国能够把厕所卫生条件来个根本改善,对游客的吸引力不亚于发现了一个兵马俑。”这是当时另一位外国游客的评论。

  如厕难,三是不人性化,特殊人群如厕难。由于缺乏无障碍设施,残障人士如厕步履维艰;没有考虑到家庭需求,出门在外带小孩如厕也有很大的不方便,更令人吐槽的是男女厕所厕位比例的不合理,女厕所前大排长队往往引发抱怨。

  城市厕所尚且如此,农村厕所状况更是堪忧。

农村厕所。受访者供图农村厕所。受访者供图

  大部分农村地区受几千年农耕文明的影响,已经习惯于把粪便集中浇地,直到现在,一些地区的人们还会把厕所和猪圈连在一起。这种世代沿袭的做法,不仅不卫生,还极易传染痢疾等疾病。

  32岁的王娟从小用的是马桶,但因为老家在农村,在爷爷奶奶还在世时,一年总要回去几趟。

  “老家的厕所,是会有一个粪池的,池子里的粪每到一段时间都会担出来浇地,你在那里上厕所,夏天能看到从池子里爬出来的蛆。”

  因为不想面对这一场景,以前王娟去爷爷家时总会尽量忍着,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第三卫生间。记者 李金磊 摄第三卫生间。记者 李金磊 摄

  “第五空间”的改观

  厕所,有人将其视为家庭空间、工作空间、休闲空间、网络空间外的“第五空间”。

  在这个“第五空间”,如何让人感受到快乐,而不是嫌弃?中国的厕所显然需要一场革命。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就拉开“厕所革命”序幕。从卫生防病角度入手,来改变国内厕所“数量少、环境差”的现状。

  2015年,原国家旅游局下决心向景区厕所卫生乱象“开刀”,开始牵头实施一场为期3年的“厕所革命”,计划新建厕所3.3万座,改扩建2.4万座。景区厕所不达标,成为“一票否决”的因素。

无障碍卫生间。记者 李金磊 摄无障碍卫生间。记者 李金磊 摄

  在“数量充足、干净无味、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目标指引下,增加厕所数量,改善卫生条件,提高女性厕位比例,满足特殊人群如厕需求,这些年中国人的如厕体验也正出现着改观。

  相信很多人都能发现,越来越多的公厕变得宽敞卫生,人们再也不用捂鼻而过。在景区和商场里,“残疾人卫生间”、满足带小孩出行需求的“第三卫生间”开始成为常规设置。

  出租车司机张扬对此感受颇深。“我们是经常会使用公共厕所的人,这几年,公共厕所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是有人管了,能看出经常有人打扫,有的厕所还放了除臭剂。”

  作为三岁孩子的妈妈,李丽感叹,以前出门带孩子上厕所非常不方便,好不容易排完队,厕所里面又没有地方让孩子躺下,一个人给孩子换尿布简直是一场战斗,非常费力,现在有了第三卫生间,一家人都可以进去,孩子也能躺着换尿布了,非常人性化。

图为一位母亲带着女儿首次走进“第三卫生间”,感受这些设施带来的人性化服务。王昊阳 摄图为一位母亲带着女儿首次走进“第三卫生间”,感受这些设施带来的人性化服务。王昊阳 摄

  厕所革命正“洁净”着我们的生活,然而万里长征仍在路上。

  供给不足、分布不均衡、科技含量低、管理不到位等方面问题依然存在。

  景区外厕所落后于景区内厕所、农村厕所落后于城市厕所、中西部厕所落后于东部地区厕所等现象依然突出。

  不少地区文明如厕意识还比较缺乏,部分人仍有很多不文明行为,如便后不冲厕、如厕排队加塞、不爱护设施设备和浪费厕所用品等。

  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而厕所的历史欠账,仍还需要大步的跨越。真正的如厕快乐,也需要进一步提升才能实现。(完)

  【环球网综合报道】日本共同社11月20日报道称,日本政府20日在首相官邸召开“仪式典礼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讨论伴随皇位继承一系列仪式细节。

  安倍在会上表示:“距离皇位继承不到半年。会议讨论并决定了编制2019年度预算案所需的各重要事项。”

  报道称,为简化新天皇即位后招待国内外宾客的“飨宴之仪”,会议基本决定与上次相比缩小出席者范围,部分采取立餐形式并减少场次,目的在于减轻皇族的负担。会议还决定,向国民展示新天皇即位的巡游“祝贺御列之仪”所用车辆将新购安全性能优异的敞篷车。

  上一次“飨宴之仪”从1990年11月12日起连续4天共举办7场,招待了约3400人。仪式均采用宾客就坐的形式,其中3天在白天和晚上举办2场。

  当天的会议决定,将明年10月22日起举行的“飨宴之仪”减少至4场,出席人数也减至2600人的方案。其中2场拟采用立餐形式,增加单场出席人数,每天举办1场。

  “祝贺御列之仪”上次使用以约4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47万元)购置的英国劳斯莱斯敞篷车,现已弃用。委员会最终决定购置安全性能和燃效俱佳的车辆。

  会议还决定将明年10月22日核心仪式“即位礼正殿之仪”的出席人数定在2500人左右,与上次招待人数相同。“首相夫妇主持的晚宴”出席人数包括外国元首在内定为900人左右。